皓.

【巨胖cp】同化

Desire_ZZZ💫:



————

    毛不易觉得自己没多有才,只是做作的喜欢记事罢了。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夸赞在他看来跟风居多,炒作的嫌疑也很大。



   可钟易轩不这么觉得。
    那些日常的只言片语,甚至于他偶尔闪过的灵光都显得他很不一样,和生活里来来往往的平凡人完全不同。



    他孤独,闷,还很丧。
   他一身故事,再怎么问,他也不给你讲。

    钟易轩和这位故事会本人同住的一整段时间里都没有听到过他的故事。比如年少的孤独,比如情感的挫败,都没有。
     什么也没有。

    更多的时候,从毛不易那里能听到一些童话,明亮的、温暖的童话。



    他总是神态缓和,坐在那慢慢讲。平日里疯闹的小恶魔就安静下来,怀里揣个枕头,靠着床头认真的听。听春天里满地打滚儿的小棕熊,听秋天末尾储藏食物的刺猬兄弟。



     讲过最多次的是毛不易自己创作的一个故事,熊先生和小松鼠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可都没有结尾。


      这个故事第一次出现的那天晚上,天色很暗,没有月亮。
      也是那天晚上,裹在被子里的少年藏起了一腔孤勇,驯服内心,不敢承认。




    熊先生是孑然一身的熊先生,小松鼠是爱玩爱闹的小松鼠。
     两位是在森林的入口遇见的,那天他们正好都要搬家,搬进同一片很茂密的森林。熊先生什么也没拿,反正两手空空的方便,并且从前的那个小山洞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小松鼠看起来最离不得吃,尽管新的森林满满都是松果,它还是背了一大口袋,小小的身体用了很大的力量才拖到这里,身后毛茸茸的草地留下一条拖行的痕迹。



     真是很累很累了,小松鼠疲惫的坐在地上,累得尾巴都翘不起来。

     听到这里,钟易轩活动了一下坐的有些僵 的身体,又仿佛是靠得不舒服,换个姿势把一小半的重量靠在毛不易身上。



     “熊先生出现了吗。”
      小孩像是对身后的人肉靠垫很满意,问句的语调有点略微上扬,唇角勾着,问的有些急切。



      “别着急,会出现的。”
      回答的人还是不急不躁,声音温柔舒服,依旧缓慢平和的讲。


     熊先生打量了一下即将成为新邻居的小松鼠,笑了笑算作是招呼。



     小家伙跳起来,蓬松的大尾巴在身后摇摇摆摆,看上去很讨喜。



    它很需要帮助呢。
    熊先生想。

      于是胖乎乎的熊先生伸出毛茸茸的手掌,小松鼠欢快的攀到它肩头坐下,抬头看枝杈缝隙里蔚蓝的晴空。
     熊先生弯腰提起对他来说很小的一袋松果,放在另一个肩头,就这样一起往森林里面走。

       故事戛然而止。毛不易说是因为太晚了,所以就讲到这。



     原本安静的小家伙急了,好看的嘴唇轻轻的蹙起,“我不困。大胖子你不能说话说一半。”

     “真没有了。”毛不易盯着面前小孩的眼睛,说的很诚恳。
     是真的,因为这个故事毛不易自己都没有写完。
面前的钟易轩没带眼镜,漂亮的眼睛在只开了小夜灯的房间里显得湿漉漉的,映着墙上那个小灯微弱的光。

    “那睡了,罚你明天给我把早餐拿上来。”
钟易轩躲闪过对面人直来的目光,翻个身,给自己把被角掖好。



    那看向自己的目光太过温柔,像要浸出水来似的,钟易轩不得不做作的躲开,因为距离太近,神态可以作假,他怕自己的心跳乱了套。

    真是的,大胖子有什么好。
    胖胖哪里都好。

    钟易轩心里的恶魔和天使在左右互博。最后是那个小天使赢了,它举着毛不易的灯牌,一边喊自己是暴发户,还唱着歌。
    “巨星啊巨星我们爱你,少了你生活就不能继续………”

      钟易轩闭上眼睛,心里真他妈的烦躁。
身后的毛毛认真的给他把后背盖好,然后动作很轻的回自己的床。

     这可咋整啊。
      钟易轩想。
     他知道自己喜欢毛不易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从那一天自己扛着大包的零食一个人走上小海子的二楼,同赛道唱变有钱的毛哥哥出现,从他手里接过他快要扛不动的零食们的时候。



   那个小松鼠是他钟易轩,他知道。

    后来,他的熊先生人很nice,帮他点外卖,给他盖被子,就算是某恶魔上了他的微博乱发一通他也不会生气。



     熊先生有很多故事,没人知道他原来在哪个森林里生活,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搬来这个新的森林。
什么也没带,孑然一身。



    没人问熊先生,当然,就算问了,他也不给你讲。
因为他就是这样,很善于倾听,可以解决其他动物的疑难杂症,可医治不了自己。
     只分享心情,不给你讲他自己的故事。

     钟易轩在想到把自己内心藏起来这个办法的时候睡着了。
    对面的人是软肋也是铠甲 ,他不敢承认,还顾左右而言他。

       梦里的森林有很多动物,成双成对的,耳朵上戴着小十字架的橘色狐狸,它身边跟着只活蹦乱跳的白色小奶猫。

     还有一匹很温驯的白马,它旁边的未成年长颈鹿已经比它高出一头来,却还是很依赖它,温柔的眼睛雾蒸蒸的,迈着长腿可怜巴巴的绕着白马打转。


     睡着的钟易轩翻了个身,可能是他自己梦里所扮演的松鼠从一个树上跳到了另一个树上,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又是不安分的动了动身子。

     毛不易轻手轻脚的下床,给对面的小孩盖好被子,小孩像是又一次安稳的睡着,一动不动的,呼吸平稳而均匀。刚刚微皱的眉也蹙开了。
     毛不易安了心,从抽屉里拿了盒烟出去,从最近开始,关于小黑恶魔的一切都在心里存的很清晰,原先一些模糊的地方也自动刻画,逐渐的越存越多起来。


      行至露台。
     这天晚上还真的没有月亮。
     好看的手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来,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抽烟的时候他想起小孩夸他的手好看,顺带还很别扭的夸赞了他的双眼皮。

     从头到尾毛不易都认为自己的长相一无是处,直到认识钟易轩之后,小孩居然细致的发现了他相貌里还不算难看的地方,比如平直而英挺的眉毛,比如黑色眼镜框后面还算深邃的双眼皮。
    再比如偶尔会出现的一对酒窝。

    哎,又想到钟易轩了。
     真是的。




     不远处秋千上电脑屏幕亮的明显,电脑前的人盘腿侧坐,有节奏的音乐声很小,那个人还在随着节奏晃动。
     一看就是马伯骞了。

      毛不易走过去,短短的路程里灭了手里的烟。
     马老师见人过来,按下暂停后腾开旁边的位子,又把手边的啤酒递给他一罐。毛不易也没说什么,很随意的坐下,又很随意地把易拉罐打开。
      啤酒是常温的,喝上去也没那么爽。
      带点苦涩的气泡液体在唇齿间绕来绕去,直到咽下去 后才褪了涩意,舌根传来点甘甜的回味来。

     “南南睡了?”
     口腔里的回味过了之后毛不易才开口。
      “睡了。”
      马伯骞从地上又提起一罐,啪嗒一声打开,空气里传来些湿润的啤酒味道,他也是呷上一口,才打开话匣子。

      向来都是知心大哥哥巨星同志疏散他人心结,看来这回也需要别人疏导疏导。马伯骞明白,能把别人的事情解析透彻的人总是处理不了自己的问题。

     当局者迷嘛。
     马老师也没问什么,合了电脑,拍了拍毛毛的胳膊,很罕见的用不那么好的中文一语中的。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的。顶多就是些流言蜚语,听几句又不能少块肉。”
    “这种事情不能畏畏缩缩的,两个人都往前走一步,不就行了吗。”



    “实在不行你走两步,走到他跟前,把他往前拽一步。”
    马伯骞难得正经,比说自己的事情还急。
     毛不易没说什么,他知道马伯骞也不是非要知道他的回答,抬手往对方伸过来的啤酒罐轻轻一碰,就算做自己听进去了。还有谢谢你。


     隔天的钟易轩破天荒自己起的床,可能是睡得比较早得缘故,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神采奕奕又明亮,很有精神的样子。
     他和对门的南南一路嗨一路走到餐厅,马老师在后面跟着,像极了周震南的监护人。

      钟易轩撇撇嘴,一会得自己把早饭给大胖拿上去了。

     吃饭的时候他想到了昨晚的梦。他梦到熊先生开始躲他,他把好吃的都留给了熊先生,熊先生也唯唯诺诺,不怎么搭理他。

     他给熊先生留了西瓜的心儿,宫保鸡丁里所有的鸡丁,一整袋不二家里所有的葡萄味,还有麻辣鱼里那些嫩滑的鱼片,火锅里刚刚烫好的羊肉卷。这都是熊先生平时喜欢吃的。
     可熊先生不领情,熊先生说他只吃蜂蜜。

     钟易轩好像是被吓醒的,他现在才想起来。
     可小傻子不知道梦是反的,并且是自己先开始开始下意识躲他的“熊先生”的。

    毛不易下来吃饭,坐在钟易轩旁边。
     习惯性的把肉加到小孩碗里,小孩躲开了。

      毛不易没说什么,转而放进自己的碗里,没再去碰。反正小恶魔的情绪就跟天气一样,忽明忽灭,时不时就有一丝丝的小脾气。

      当然,钟易轩也坚持不住,过一会就好了。围着毛毛大胖胖毛哥哥的乱叫,心里想着喜欢就是喜欢嘛,干嘛煎熬自己嘛。




      两天后,小恶魔和某炫舞机器人对战后遗憾离场,毛不易在台上把眼泪都哭完了,当天晚上也没有太难过,因为一直反过来安慰众人的小孩最后回了房间,坐在毛不易的对面。
       少年还带着刚刚比赛的妆,灯光下面显得皮肤很好,是十七岁未成年吹弹可破的样子。

     “大胖子,不许哭,我今天又不走。”

      “我没有。”

       “大胖子,我喜欢你。”
       小孩说出来的时候像是提了一口气,说完才安了心一样的舒出来。

      本来他是不打算说的,可平时谨言慎行的毛毛刚刚为了他摔了话筒。无话可说四个字一下一下的敲向十七岁的心。

      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吧,钟易轩想。

      于是决定下来的小孩深呼吸了几次,才敢于完整的把话说出来。之后他一直盯着对面人的眼睛,像是在等待回应,又有点不太敢接受的样子。

       “钟易轩。”
      毛不易突然开口,倒是吓得钟易轩一个激灵。
      “嗯?”

      “这句话你应该等我来说。”
      “啊?”小孩一头雾水。

       “钟易轩,我喜欢你。”

       小孩像是紧张的,又好像有些激动,耳尖发红。 心想:mmp,毛不易好撩哦。


       隔天就是七夕,等钟易轩把给自己小对象买的礼物亮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了,毛不易欣喜大过于了欣慰,戴上手链之后说要告诉钟易轩一个秘密。

     像平时那样舒服地坐好,毛先生开始讲故事。

      那个钟易轩听过很多遍,但只听过前半部分的故事。

————

      小松鼠把家选在了临近熊先生山洞旁边的一棵树上,这样他们俩还能互相照应。

      小松鼠看熊先生两手空空,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就把自己的吃的分了一半给他。熊先生表示感激,可他没什么可以回赠的,于是帮小松鼠在树上做了一个很棒的窝。
      小松鼠每天都过的很愉快,因为熊先生对他很好,帮他收集过冬的松果,还会晚上注意他的窝会不会让他着凉。

     慢慢的,熊先生和小松鼠发现了对方都和自己有一样的爱好,再后来,他们俩的生活习性和说话方式都渐渐相同。
      小松鼠总拿蓬松的尾巴去扫熊先生的肚子。
      还说熊先生,你可真胖,该叫你胖先生了。


       再后来小松鼠要出一个礼拜的远门,森林里的动物都很难过,难过的像是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小松鼠了。
      小松鼠笑呵呵的说它很快就回来,回来的时候给大家带好吃的。
      它还专门给熊先生单独告了别。

      熊先生又问了一遍,
     “小松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周就回来了。”

      “真的吗?”熊先生将信将疑地问。
      “真的,到时候你不要来接我啊。”小松鼠说。


     “啊本来想去接的。但既然反复强调不用接,那就尊重你的决定咯。”
     熊先生口是心非,其实已经决定好去接小松鼠那天穿什么衣服了。

      小松鼠抱了抱熊先生柔软的肚子。
      把一根好看的链子系在他的爪子上。

       “我不在的时候,这个链子就可以陪你啊。”小松鼠说。

——————完—————————————

一篇名为同化的童话,既是两个人的生活习惯被同化,又穿插了一个童话故事



也诚恳接受各位大大的建议和意见,
因为签证才接触bl,这次是第一次写巨胖,
从10点写到两点十分,也是很高贵了

希望各位喜欢
谢谢
记得留个小心心啊,欢迎长评❤️

把握不好一段关系 可能我一辈子也不能轻易放弃这些吧

/ 世间两种甜 黄桃儿罐头和你弯起的眉眼 /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流年似琴:

害pia
膜拜大佬


廖丸子:



跪拜大大




🌊:







黄瓜拌甜枣儿:















我更不敢发了。。。
















看完这些再看看刚码出来的文。。。我写的是个什么鬼东西T^T
















好了,我要去查找替换了:)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